文/犁客 「有一次,一個高中生讀者告訴我,我的『修煉』系列陪伴著她渡過那段苦澀的考試歲月,沒有我的書,她一定過不去。」陳郁如說,「她的話讓我很感動,我的小小創作原來也可以幫助別人。」 陳郁如從小就喜歡看書,「好的作品、作者,我都喜歡,理論上什麼書都看;」陳郁如說,「故事書、家裡的百科全書、爸媽的畫冊、食譜、運動健身指南等等,尤其喜歡散文、推理、武俠和奇幻小說。」 完整文章
從一個「好像很鼓勵每個家庭都買書,但其實禁止學生讀閒書」的奇妙年代,到一個「出版社特地做書給青少年看,結果青少年根本不想看」的尷尬年代,再到一個「不但青少年看青少年小說,成年人也在看青少年小說」的年代,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完整文章
文/陳昱昊 「我看了一篇百年前的英文報紙專欄,他在罵當時的年輕人都不讀書了,奇怪,這些話我們現在也一直在講……」佛光大學中文系的副教授林明昌風趣的開場,承接而起的是知名出版人暨作家傅月庵為台北商務印書館系列講座最後一場〈紙本閱讀──一門日漸式微的技藝〉的座談。 完整文章
死是別人的事情,到底不是自己的。畢竟,死了就是死了,意識如關掉的電視屏幕,凝縮成線成一個白點就這樣消散。更別說形體了。死了,就成為別人的事情,活人要去送你,要想念你,那是一種安放,放好了,讓你好生再死一次。那時你才是真的死。所以最殘酷不過要別人一輩子記得,最冷漠不過忘記。這樣想,人還是冷漠一點好,有時候那是一種慈悲。 完整文章
前兩天看見寶瓶朱亞君引了唐‧德里羅小說裡的一段話: 以往小說滿足我們,但現在我們轉向了新聞,因為他可以不間斷的提供我們大難臨頭的感覺。我們甚至不真正需要災難,我們需要的只是有關災難的報導與預測。 讓我忽然頓悟台灣出版崩壞的深層原因。朱亞君感嘆的是台灣讀者為什麼不讀小說,暢銷榜上,真正的小說(不是「文學書」)屈指可數。我剛剛實際算了一下,博客來三十日 Top100 總榜上,只有六本是小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