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林世傑 攝影/簡子鑫 換了幾份工作,我陰錯陽差地當起監所管理員,也就是大家俗稱的「獄卒」。在工作十年後,有一天偶然畫下槍擊要犯在我面前慢跑的畫面,從此再也停不下來,我喜歡畫「人」,尤其是有故事的人,監獄裡有太多難忘的人物與難解的故事,都是我創作的題材,監所管理與繪畫,變成我創作的源頭與情緒的出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