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米歇爾.傅柯;譯/王紹中 許多規訓的做法存在久矣──在修道院裡、在軍隊裡,還有在工廠裡。但是,規訓卻在十七世紀及十八世紀成為一套一般性的宰制方式。規訓有別於奴隸制,因為它並不以身體的所有權關係為基礎;甚至我們還可以說,正是規訓的優雅身段避開了那種代價高昂又帶有暴力性質的關係,但同時在效果上又至少取得不亞於奴隸制的效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