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料歐吉 在貓的表演呈現,我是以偏類寫實的做法,太過於寫實的畫法會讓畫面生硬,角色們呆若木雞,這是一種感覺,就像我們可能會喜歡一本筆記本的外觀,但要真的產生情感是在寫進字句之後。⋯⋯我主要還是要呈現貓與人之間的互動溫度,因此適時的加了些較像人的表情但也不能過於太卡通般的活潑。 ──阮光民,《獵人們:貓爸爸、李家寶》後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