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稿也能直播?效率和品質不會受影響嗎?

我在2018開始嘗試直播寫稿:用雲端服務寫作,開放其他人閱覽和提供意見。一開始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好點子,我跟多數人一樣不喜歡寫東西的時候身後有人盯著。不過在第一篇直播寫稿的文章上線之後,我幾乎用直播寫稿寫所有的文章,三年來我已經用這方法生產超過一百篇文章。 不管是網路專欄、刊物合作、書籍推薦序或導讀,…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知識普及」簡化知識該怎麼辦?以及其他眉角

十幾年來,更多人從事知識普及工作,他們介紹學術或產業的專業內容給一般大眾,並以此賺外快甚至謀生。在過去,這只有出版社、電台、電視台能做到,網路的興起,讓個人成為可行的普及單位:只要有能上網的電腦,你就可以寫文章,如果你想用影片呈現,也總是有買得起的軟硬體。 以上述標準,市面上的知識普及工作者各式各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