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願意回顧那年的窮困潦倒,也很少訴說。三百六十五行,我只想當編輯。行行出狀元,對我而言是空話,要出狀元先得入行才行,但那時找到工作入個行,並不容易。雞口也好,牛後也行,只要有個與出版相關的工作,不要窩在家裡挨白眼就好。 完整文章
待過直銷為主的出版社。這家出版社營業額高,員工多(約八百人),老闆曾以台灣NO. 1自豪。我聽到時嗤之以鼻,心裡想的是:「怎麼輪也輪不到你們啊。」(應該是「我們」,我們出版社,但認同感不夠,你我分得很開。)原因是這種書賣再多,再豪華,對出版趨勢、社會人文思想影響不大。既無影響力,實在也沒什麼好自豪的。 完整文章
文/沈嘉悅 ※本文原載於【重讀者】,經同意後轉載 台北國際書展每年都要辦,但要怎麼辦?當售價不可能拼過網路書店、出版業產值又持續下滑,國際書展還有哪些選擇?是從增加人流著手,看看金流是否還有成長空間?還是回到書展本身的品牌與價值營造,從基本功做起? 完整文章
文/黑幼龍、黑立言 卡內基先生曾經說過,他有一個朋友,擔任總經理,登報要找秘書,結果沒幾天,寄來了一百多封求職信,看得他頭昏眼花,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突然間,有一封求職信吸引住他的目光,信上的內容是這麼寫的:「總經理先生,您好,我知道您現在要看很多求職信,一定很頭痛,而我非常希望幫您處理這個問題。過去我曾經在人事單位工作多年,經驗豐富,我相信自己有能力來幫你解決這個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