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凱蒂.康恩 Katie Khan 「完了。」他們猛然回神。凱莉思用力呼吸,在魚缸般的頭盔裡驚慌喘氣。 「靠。」她說。「我會死。」她朝麥斯伸出手,但他又轉圈轉走了,抓也抓不到。 「不會的。」麥斯說。 「我們會死。」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聲音在麥斯的頭盔裡隆隆震耳。「噢,天啊──」 「別這樣講。」他說。 「我們會死。噢,天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