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和謝金魚對談其新書《崩壞國文》,咱倆聊起唐代幾個文人的輪班的實況,回家就看到勞動部(又名常常把人家畫布給幹走的幹畫布)發新聞稿,說因應勞工過勞、雇主違規的可能,決定透過海報和微電影來進行宣導,讓我想到古代士大夫如果穿越到我們當前的鬼島,不知對現行制度的這種七休一、加班上限的規定,會不會感到過勞,於是我冒著被譙賴神同路人的風險,稍微研究了一下漢唐的例假制度。 完整文章
先前專欄集結成《讀古文撞到鄉民》時,收錄了一篇當初未刊稿,講漢代某次會車造成的行車糾紛,因而衍生出的樂府詩〈相逢行〉。詩中我們見識到當年的大七提之戰的刺激兇猛,以及漢代富二代8+9講義氣講門第的習態。其實漢樂府不少有哏的詩歌,讓我們足以一窺距今兩千多年前的時代風貌。 對那些年我們一起背過的國學常識還稍有印象的讀者,大概知道「樂府」最早指的是官署名,乃漢武帝所設立,根據《漢書‧藝文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