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當代哲學的學術思想而言,詮釋學可說是最為重要的理論了!尤其是二十一世紀的華人文化,無論任何學科與領域,均正面臨所謂全面性的知識論的重建的時刻。緣此,在人文學的領域中,無論從事任何學科上的論述,都離不開,也就是都必定牽涉到詮釋學相關的理論與觀念!足見,詮釋學在當今之世,於華人之知識論重建工作上,其特殊的重要性,可謂無與倫比的了! 完整文章
寫於 1964 年的《單身》(A Single Man)於 2010 年由新經典文化出版,書封用了前一年的改編同名電影(台譯:摯愛無盡)的劇照,從前導宣傳影片到阮慶岳的導讀都十分著重同志相關的橋段,出版社給讀者的所有線索,都將《單身》編入同志文學的隊伍。譬如前導影片提了《孽子》、《春光乍洩》和〈斷背山〉,呼籲讀者不要錯過「這些同志經典開場的時代鉅作」。《孽子》寫的是 197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