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節目進行到中途,來賓方梓姊說:「你不覺得翁鬧跟七等生很像嗎?我一直覺得他們倆(的作品)有共通的地方!」 聽到這裡,我如大夢初醒,確實在閱讀翁鬧的作品時,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畢竟翁鬧生在1910年,我又全心於琢磨他的作品與日本由橫光利一、川端康成領軍的文學流派——新感覺派的連結點,以致沒能捕捉到心中閃過的那一抹熟悉感。 「原來是這樣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