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尼爾.蓋曼、泰瑞.普萊契 從前從前,尼爾.蓋曼寫了篇短篇的故事,寫著寫著卻不知道該怎麼結尾。他把故事寄給泰瑞.普萊契,泰瑞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可是故事一直在泰瑞心裡發酵,一年後他打電話給尼爾說:「我不知道怎麼收尾,不過我知道接下來怎麼發展。」初稿大概花了兩個月寫完,二稿花了六個月左右。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耗這麼久,不過當中的確包括把笑話解釋給美國出版商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