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碩元 「跟我上樓,好嗎?我爸媽現在不在家……」 范妮莎喝得相當醉,口中吐出的酒氣混合身體香水的味道撲鼻而來。她拉著我的手左右晃動,胸前深V的洋裝裡,藏不住的春光隨波蕩漾。 我與她四目相望,滿心掙扎。 早晨的臺北街頭,陽光普照。她家樓下豪華的大門前,剛好是鬧區,車子的引擎聲與喇叭聲在我耳後轟鳴著。這些聲響縱然巨大,對現在的我來說卻變成了背景,我彷彿已經超脫知覺範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