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Everyy Susannah Cahalan罹患了「抗NMDA受體自體免疫型腦炎」,一種免疫系統失常,轉而攻擊自己大腦的疾病。她行為逐漸異常,恍惚、善變、幻覺、癲癇,到了後期更演變為肢體僵硬、口齒不清,失去溝通能力。而在找到病因前,所有的檢查一切正常,幾乎只剩「中邪」可以解釋。藥石罔效之下,醫生推測她得了思覺失調症,Susannah眼見就要在精神療養院度過餘生。 完整文章
文/賴儀婷 「這輩子我好像沒有為姑姑做過什麼,也許這會是個開始⋯⋯」我在台上說著這段話,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這幾年,我花了很多時間面對自己對姑姑的情感和遺憾。 我的姑姑是一位精神障礙者,跟她一起在這個世界活了二十年,我卻沒有真正地靠近過她,直到姑姑過世前,她躺在病床上問我:「妹妹,妳會不會覺得我是一個奇怪的人,讓妳很丟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