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特別注意負面資訊,這是演化上的優勢:專注危險,近乎苛求

文/吳曉樂 我們只能愛我們所知道的人事物。 你有兩個選項,一是繼續恨那些你所不知道的,二是擴大你所知道的人,認識他們,與他們交談,建立關係,讓你愛得更多。而《人慈》的作者羅格・布雷格曼的任務是,選擇後者,善良是千百年來深植於基因的天性,且歷史一再顯示,喪盡天良的壞事很罕見,人類更常互助,友愛,行為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