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龔元之 念研究所以來,我便一頭栽進了服裝復原的大坑中,也常幫有興趣的朋友製作。但她們在服裝款式之外,往往還有其他考量,至今聽過最勁爆的要求是一個女孩問我能不能替她做十二單,而且希望能顯腰顯瘦……看到這需求時,我差點噴茶,試問:重疊十來件寬大衣袍的服飾,怎麼顯得了腰呢?這麼矛盾的要求其實反映了現代女性對服裝的認知──服裝是展露女人美妙曲線的道具,好的衣服應該要襯得身材更好。 完整文章
文/甯方剛 某次,和朋友一起吃飯,聊起了中醫。 我在私人聚會場合,向來都盡量避免討論中醫問題,這個問題,和基改食品、吃狗肉並稱朋友絕交、夫妻反目的三大掀桌話題。 所以,每當別人談這個話題的時候,我都盡量只聽不說,然後想方設法地把話題岔開。 完整文章
「我去打球、游泳的時候,會有很多國、高中生找我聊天;那些國中生成天在講 A 片講得口沫橫飛,」史作檉笑著說,「但我很清楚,他們的欲望,其實是很純粹很純潔的啊。」 身為一個詩人及中外哲學研究的先行者,史作檉在三十多歲的時候,曾經打算要寫小說。「那時計劃要寫十本,不過後來沒寫那麼多,」史作檉道,「而且奇怪的是,那幾本小說,我都用老年人的角度去寫,彷彿這樣才能把我的想法講清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