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成功的矛盾複雜,不僅表現在性格與行事風格,外在形象也是。一方面造型俊美一如陳舜臣筆下所說的「人類的精華」,一方面又以聲音嚴厲,咆哮激昂,「說話時動作古怪,好像要用雙手和雙腳飛起來」的舉止顯現於外。在歷史解構的現代,鄭成功的定位也遊走於民族英雄與暴君兩端。 完整文章
可能有不少朋友去過台南四草,在四草大眾廟旁搭台江觀光船或竹筏,參加四草紅樹林綠色隧道、四草台江之旅。四草大眾廟高大華偉,是當地著名地標,荷蘭前總理范奈格還曾經前往祭拜。他拜的是荷蘭先烈。經媒體報導,很多人才知道四草大眾廟後方有座「荷蘭人骨骸塚」。 荷蘭人遺骨出土是六十幾年前的事了。1971 完整文章
歷史小說,我不見得那麼愛讀,常翻閱,多少帶點功利取向,希望透過小說,增進對歷史本身的理解。但此舉正說明了歷史小說的威力、魔力與魅力。 從讀者角度出發,歷史小說教我的事,主要是:關注或引發興趣於某段某部分的歷史、補綴史書空白、解開史實不解之處,以及增加歷史知識。 一段歷史人事,讓人耳熟能詳,很少是因為載於史書,而多半是拜歷史小說所賜。(到了近代,可能影視的成分更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