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人,我們過於在意自己。我上次深刻意識到這件事,是在台北捷運舉辦「擬人化行銷」的時候。2019年捷運局跟廠商合作,替主要幾個捷運路線設計動漫風格角色,並各自創辦粉絲頁。這些角色會互嗆,並各有自己的粉絲護航。這個活動很成功,每個捷運路線角色本身和部分話題,都成為當時人人知道的梗。我不知道你感覺如何,但我當時發現一件事:我最常搭乘的路線的角色被嗆的時候,我竟然有點生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人覺得「科學」就是用目前的科學證據去檢查某件事是不是「符合科學」,例如「用錄音機不能錄到鬼啦那個是騙人的」。但實際上並不是如此。不是說錄音機可以錄到鬼(說到這裡忽然覺得「錄音機」本身已經是個瀕危物件了,時代啊),而是說這樣子的說法其實不完全算「科學」。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每當有人拿「這不科學」出來反駁某個看法時,常見的回敬方式有幾種,「科學無法解釋所有事情啦」、「你說不科學但某某科學家明明就認同這個看法難道你比人家更懂嗎」等等算是比較有道理的,其他還有很多沒什麼道理或者根本沒道理甚至超級大滑坡的我們就先不討論了。 這兩個說法比較有道理的原因在於,第一個說法其實沒錯,第二個說法找了實例來反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