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rumi Olive 「阿嬤,我願意今晚不睡,只要之後我還能見到妳從早晨醒來。阿嬤,答應我好嗎?」 拉蒂握緊阿嬤那溫暖的手,把頭靠在床上那位婦人的肩上,趴在她面前凝視著她的臉。透明的淚水盈滿拉蒂的眼眶眼框,慢慢地滑落雙頰。為了避免打擾到其他病人,拉蒂盡可能壓抑矜住她的啜泣。 完整文章
文/Erin Cipta 我從窗戶望著天空查看天色,烏雲慢慢地被風吹聚集。今日天氣可能不太好,不適合我的病人出遊。 王爺爺,我照顧的病人,罹患血癌導致身體疲弱無力。儘管如此,爺爺從未失去對日常生活的熱情,每天開心過他的日子。雖然他的行動力緩慢有限,爺爺從來不刻意依賴我。當他覺得可以自己獨力完成的時候,就不要求我的幫助,例如倒水或洗手。但我身為一名看護,當然盡我所能讓爺爺舒服方便些。 完整文章
文/Dwiita Vita 陽光普照的早晨,我帶著我照顧的兩歲半小孩韓益樂一起散步,例行在上午十到十一點之間。假期剛結束,今天美術館附近的街道只有少數人走來走去。春風涼爽。春季和秋季向來是來自熱帶國家的新移民最愛的季節,包括我在內,因為這個季節的氣候最友善。春天,城市每一個角落的花開始綻放,植物帶來新的一頁,綠色的、彩色的,讓世界看起來更美好,在冬季裸露的落葉樹也重生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