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娜汀.哈里斯 Nadine Burke Harris 艾凡盯著天花板的框飾,努力想冷靜下來。他感覺意識開始飄走,離此時此刻越來越遙遠。這不是什麼好事。 回神時,他發現自己躺在擔架上,被人抬著下樓。下了樓梯後,救護人員停下腳步調整姿勢。在那一瞬間,艾凡瞥見其中一名救護人員的眼神,不禁心底發寒。那是理解與憐憫的眼神,意思是:可憐的傢伙。這種症狀我看過,不會有好結果的。 完整文章
文/中野信子 我在前面的章節中,以腦科學的角度向各位解說了病態人格者的特徵。不知各位是否對病態人格者有了大致的印象? 但是生活在現代社會,我們又該如何辨別病態人格者,並與他們保持距離呢? 簡報能力過於優異的人 對於身為商務人士的讀者來說,最感興趣的問題應該就是「病態人格者是否具備出色的工作能力」了吧。 完整文章
文/中野信子 心跳與病態人格者的關連性 除了長相以外,有某些身體特徵能夠幫助判斷病態人格者。 譬如心跳數。已經有多項實驗結果顯示,心跳數與反社會傾向有所關連。那些天生心跳較慢,而且不容易心跳加速的人,較容易做出反社會行為。也就是說,兩者存在有強烈的正相關。 完整文章
文/熊仁謙 談到人際關係,我們常會強調要「真誠」,要能夠向彼此展現真實的自我。很多政治人物也不時把真誠抬出來標榜自己,或質疑對手。彷彿與人互動時最重要的唯有真誠,真誠是所有關係問題的癥結。 當我們說真誠對待彼此的時候,好像真誠是指沒有心機、不經過設計矯飾、不刻意做什麼。聽起來都很正面,其實卻藏有另一面的意思:跟對方相處時,我不想刻意做任何事,我想暢所欲言、為所欲為。 完整文章
文/熊仁謙 有一次我從海外飛回臺灣,一位朋友的母親剛好過世,我去慰問他,替他做一些祈福的儀式。我發現他只有一個人,就問他,老婆、小孩怎麼沒來?當時是晚上,他說小孩子會怕,所以不敢來。我又問,這不是他們的奶奶嗎?怎麼會怕?但朋友回答說,他們就是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