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育軒,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當士兵對著和平抗議、唱歌、跳舞的示威群眾開槍時,2011年爆發的阿拉伯之春就逐漸變了調。幾個月後,象徵著這場變革的,不再是揮舞旗幟的平民百姓,而是手持步槍的聖戰士。從突尼西亞延燒到利比亞、埃及再到幾乎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除了最初的突尼西亞成功擺脫數十年的專制統治,轉型成為民主政體以外,其他不是陷入內戰,就是退回原本的專制。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周軼君替我們華文傳媒打開一扇了解伊斯蘭世界的窗子。 出生上海,周軼君不似一般的上海人,只想留在上海。「當年考大學時,我的志願全填了北京的學校,而後陰錯陽差的選了阿拉伯語專業,然後看了一本中東記者寫的書,就決定投身新聞界,想去中東。」簡簡單單的三兩句話,周軼君就豪爽地解釋完別人聽起來驚濤駭浪的選擇。 完整文章
文/鳳梨 Photo From wikipedia CC by Carlos Latuff 我很喜歡 U2,Bono 的歌聲帶有神奇的號召力,很多時候不聽完整張專輯無法中斷。就像隨意一個搖滾樂團,U2 早年的專輯比較生猛,我尤其喜歡〈Sunday Bloody Sunday〉。這首歌敘述的是愛爾蘭曾經發生過的「血腥星期天」事件。早年的演唱會,Bon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