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低收入家庭中,性侵成為一種把貧窮傳給下一代的機制

文/大衛.K.謝普勒 那名十歲的小女孩坐在晃盪的鞦韆上,跟坐在她旁邊的鞦韆的社工聊天。「到底有幾次啊,」小女孩問道:「妳被強暴過幾次?」 問題來得漫不經心,彷彿只是隨意展開的對話,社工芭芭拉試圖保持鎮靜。 「我說我沒被強暴過,她很驚訝。」芭芭拉回憶道。 「我以為每個人都被強暴過。」她記得女孩是這麼說…

【沒關係,是小說(家在聊天)啊】小說家上不上班有這麼重要嗎?

地點:台南小滿食堂 人物:《黃色小說》作者黃崇凱、《不測之人》作者陳育萱 前言:在溫馨的家庭式小餐館中只剩下吧檯區位置,其實坐在高腳吧檯還真有點緊張,特別是當前菜番茄炒蛋已經上了,坐定才是剛剛的事。 隨著菜色一一端上,兩人各懷心思,一邊想夾起菜餚,一邊又要接應對方的問話。舉箸不定的微飢餓狀態,大概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