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思到了,就無謂再多說。我以為武俠就是這樣的。」──訪《三京畫本》作者盛顏

筆答/盛顏;整理/犁客 「在這個畫卷中,我不想寫『歷史大事件』本身,不想寫廟堂之高,而是想借江湖之遠,刻畫特定人物在紛紜亂世中的遭遇和選擇,再現歷史生活的某些細節。當然,這是一個武俠故事,不是一本歷史小說,我要努力把歷史的細節與江湖的趣味,幻想的玄奇統一起來。」盛顏解釋。 書名及章回的設計 盛顏的《…

天降六月雪,當真是冤枉的嗎?

文/犢玫瑰 你道是暑氣暄,不是那下雪天;豈不聞飛霜六月因鄒衍?若果有一腔怨氣噴如火,定要感的六出冰花滾似綿,免著我屍骸現;要什麼素車白馬,斷送出古陌荒阡! 古代人相信天有異象,必是有妖孽作怪、千古奇冤!雖然看似迷信又毫無邏輯,但不可否認地,最近幾年,世界各地的氣候逐漸走向極端,前一刻還因缺水而限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