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那些有的遭到迫害,有的參與了迫害的高級知識分子

文/犁客 金庸的《射鵰英雄傳》在台灣曾經被禁。那是戒嚴時期,有人說因為毛澤東寫的〈泌園春〉一詞當中有「只識彎弓射大鵰」的句子,所以這書被禁,有人說因為金庸是《明報》發行人,而明報批評過國民黨,所以這書被禁,也有人說因為這書裡某些東西影射共產黨,所以被禁。 原因眾說紛云,第一個可能最接近事實,因為那時…

章詒和:過去,咱們這兒總喊「解放全人類」,卻殘酷地踐踏身邊的人。然而,往事並不如煙…

文/章詒和 這本書是我對往事的片段回憶,但它不是回憶錄。 在中國和從前的蘇聯,最珍貴和最難得的個人活動,便是回憶。因為它是比日記或寫信更加穩妥的保存社會真實的辦法。許多人受到侵害和驚嚇,銷毀了所有屬於私人的文字紀錄,隨之也抹去了對往事的真切記憶。 此後,公眾凡是應該做為記憶的內容,都由每天的報紙社論…

美麗島事件丈夫被捕入獄,她以生命長歌婉轉記錄

文/胡慧玲 我和唐香燕,以前只是點頭之交。三年前吧,紐約友人傳來一篇香燕追憶唐文標的文章──網路時代真奇妙,我們住同一個城市,卻透過太平洋和北美洲來回輾轉引介──三十年多前的往事、人物,那些側聞的,只有輪廓的,在她的筆下,鮮活靈動來到眼前。情真意切,文字乾淨、準確、節制、優美。從那一刻起,我成了唐香…

在虛實交錯中上演著,女囚們的罪與罰

文/口羊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Neta Bartal 我在監獄蹲了十年,和女犯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從二十六歲到三十六歲──比某些夫妻的婚齡長,比很多小倆口還親。那裡,外表平靜如鏡,其實,終日翻江倒海。 ──章詒和,《劉氏女》 對於一個犯罪者,與他們背後的故事與情節,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