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斯溫.貝克特 很少棉花工人進入我們的歷史書籍。絕大部分人根本沒留下痕跡;他們經常是文盲,幾乎只要睜開眼睛都在忙著為生活奔波,沒有時間像比他們生活優渥的人一樣坐下來寫信或日記,因此我們很難拼湊出他們是如何過日子。 完整文章
有一群年輕人受了重傷,在刻意營造歡樂的場合裡,現在是主流媒體的關注焦點。 有一群韓國工人在台北街頭訴說身為關廠工人的無奈,在公司老闆的豪宅門前。 有一群相信農地用來交易買賣才是好事的人,到處買地、賣地、換更多的錢,而他們最近去了彰化縣。 有一群自稱代表民意的人,用法條提醒我們,有共同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而這個國家指的是中國與港、澳、臺。 這是容易被看見的,不斷在發生著的「一週新聞大事」。 完整文章
文/楊念穎 人民起義抵抗特權 18世紀末,階級之間的衝突日益尖銳,貴族和教士僅占總人口的 2%,卻擁有全國耕地面積的 40%,且不須納稅。反觀一般百姓,生活本來貧苦,還要負擔國家大部分稅收,人民反彈聲浪逐漸高漲。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群起走上街頭,巴士底監獄被攻陷,封建制度瓦解,法國大革命爆發。 反抗暴政成為創作藍本 狄更斯筆下的《雙城記》,即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故事環繞著醫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