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孫武宏 石蓋下的墓穴黑壓壓一片,教授手執手電筒照了下去,一個醒目的人形突然出現眼簾,那人形一動也不動地坐在約四尺深的墓穴中,仔細一看,那人形臉上掛著一張道士常用的黃色長條符咒,符咒上紅色字跡畫著奇怪圖樣,那符咒許是潮溼緣故,緊黏在那人臉上。除臉之外那人全身上下纏滿了白而泛黃的布條,詭怪的模樣,看在昇耀眼裡,不禁就讓他想到埃及的木乃伊。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小子 關於草莽、台客的設計,我會想起水晶唱片的《來自台灣底層的聲音》,就在我們生活周遭的聲音與素材,卻能給我們陌生又熟悉的體驗。每次看到小吃店招牌上的楷體字,我就會覺得:「為什麼這種字體在看板上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何佳興 ➨➨前集回顧:在方寸間嘗試各種可能──與設計師何佳興對談(一) 線條的延伸是身體與書寫的對話 你剛才提到書法、線條與身體,一個是書寫者的身體,一個是線條本身就是一種「體」,我覺得可以趁機談一下你幫鄭宗龍「在路上」做的視覺設計,因為這一定與身體有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