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被罵之後很興奮!?你可以這樣認識台灣文學!

合格的寫作者大多具備使用文字敘述的能力和技術,但能夠使用文字敘述的東西很多,不見得每個寫作者每種東西都寫得出來,能寫出繁複華麗小說的作者,不一定能寫出條理清楚的說明式文章;不過,也有少數寫作者什麼都能寫出一定水準,例如朱宥勳。 朱宥勳寫小說也寫非虛構的說明式論述,寫他對台灣各個領域的觀察及未來可能的…

路就這麼走了過來,未來卻也還是要走下去──《等路》

文/朱宥勳 認識洪明道,是在二○一三年辦書評雜誌《秘密讀者》之後的事。說來慚愧,我在某些方面是很閉思(pì-sù)的,即使洪明道因為好幾篇以台語文寫成的書評驚豔了編輯團隊、進而邀請他加入編輯團隊之後,我對他的認識也僅止於工作上的印象。我印象中的他,除了是一位對台灣文學、台語文書寫非常有使命感的評論者…

虱目魚男孩的祝福──專訪洪明道及《等路》

文/李鴻駿;人物攝影/Wu René 相約在大稻埕某間老屋咖啡店,沿著狹窄的木製樓梯一格格上爬,一隻名為陳英俊的白色狐狸狗,搖著尾巴咧嘴笑。二樓淡綠色的窗門大開,一個光透進來的所在。面朝舊漆的窗框望去,有一棵兩層樓高的老榕樹,青青綠綠,折射著亮,讓我想起遠在南方的家。 洪明道將出版小說集《等路》,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