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西.魏德蔓;譯/譚家瑜 剛進哈佛商學院教書的時候,我們這批初出茅廬的資淺老師,常會偷偷觀察經驗老到的教授都在做些什麼。我們仔細觀察每人的上課方式,還拿兩個問題來為他們打分數。 第一,他是否會向同學提出明確的問題,並要求學生簡潔作答?或者問:他給的問題是否模糊不清,只能讓學生神遊太虛,放牛吃草? 完整文章
管理自我,而不是管理時間。時間或因其同質、空洞宛若拿鐘錶即可測量深闊的容器,讓我們誤認時間管理是克卜勒問題(堆積最佳化)的變體,差別只在於,過去是一單位時間堆積越多待辦事項越好,晚近則從計量衡量的生產力轉向生產力的品質。大家開始關心工作術,微妙地遺漏了,台灣從勞力密集的代工國家勉力抬臀移向高品質勞力密集的代工國家,或是資訊服務業、公關,或媒體等操作符號的產業,這個過程所拋下的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