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川安 日本近世飲食最大的改變就是由吃河魚轉變成海魚。 江戶時代因為近海漁業的發展,海魚成了日本料理當中的主角。 《莊子》有庖丁的故事,他在文惠君面前展現了神乎其技的解牛刀工。在日文中,「庖丁」是菜刀的意思。大廚小山裕久就指出了刀法對於廚師的重要性。從室町時代開始,「庖丁儀式」已經分為很多流派,像是四條流、大草流、進士流、生間流等。 完整文章
文╱胡川安 我喜歡吃「洋食」,這裡指的不是正宗的西洋料理,而是經過日本人改造的洋食。除了豬排飯和日式咖哩,蛋包飯也是我喜歡的「和式洋食」。而如果要在東京吃蛋包飯,資生堂的 Parlour 總是我的第一個選擇。 位在銀座七丁目的資生堂,總共有兩座大樓,分別是 Shiseido the Ginza 完整文章
文/口羊 半夜三點從被窩中爬起,濃重的夜色伴隨著綿綿小雨,路上無人無車。從沒在這個時間踏出家門過的我,深怕濕漉漉的天氣加上夜黑視線不佳出意外,套上鮮豔的黃色雨衣,就這麼騎著車趕往台北城的西南角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