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彬 這氛圍會凝聚成一股力量,讓你更有信心期待被治療,得到幫助,但也會剝奪你獨立思考的能力。 「抱歉,我應該是不需要什麼心理治療了,經過『師父』的妙轉之後,我現在已經好很多了。你們可能不信這一套,沒關係,還是祝你永生圓滿!」 這是我跟「師父」唯一一次隔空交手的經驗,時間是在「師父」的勞斯萊斯與五億精舍橫空出世的前兩個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