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每個讀者都有想像,但那裡和大家想的都不大一樣

文/有田媛 上個月讀畢《作家生存攻略》,延續身為讀者的實踐、夢想作家的練習,寫了一回書評,感謝這本書帶給我的回報與知識。幾週後翻閱續集《文壇生態導覽》,化身小學生做自然科學的作業筆記,在文池的岸邊,來回走步觀望,想像住在水池深處的生物面貌。 作者朱宥勳藉由本書,探究文學的本質,深入淺出地告訴讀者,如…

【一週E書】這個故事不只改置了歷史,還幾乎預言了未來

文/犁客 加拿大的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真的是一個很奇妙的存在。 她從20世紀的六零年代開始得文學獎,先是加拿大自己的文學獎,然後像蒐集怪獸對戰卡牌或神奇寶貝一樣把更多全球性的文學獎一個一個收進口袋。 她在文壇的正式出道作品是詩集,幾年後開始出版小說,被視為嚴肅的純文學作家;但與刻板印象中把頭髮扯光才…

【一週E書】當年那本不合時宜的書,現在變得「很合時宜」

文/犁客 回顧20世紀的八零年代,會發現那是個相當奇妙的年代。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將近一個世代,無論是戰勝國還是戰敗國,經濟復甦、娛樂事業篷勃發展,許多思考及主義的衝撞在這個時候被收納進入商業體系,而各式怪異的、浮誇的、令人瞠目結舌的誇張展演,則用一種理所當然的炫目姿態出現在各種媒體裡。 商業機制容納…

獻給物語世界一首永不結束的情歌──日本耽美文化始祖栗本薰的傳奇創作人生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說到日本本格推理小說,不少讀者想必會立即聯想出熟悉的場景:神秘的世家一族與古老大宅、充滿難以捉摸魅力的名偵探,以及機關巧妙算盡的詭奇殺人事件。你或許也會馬上想起創造出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金田一耕助的本格推理宗師橫溝正史,但對日本人來說,還有一位全才的文學大師同樣耀眼──那就是栗本薰…

「你再浪費不起時間,耗在爛人身上。一樣的,爛書也是。」──專訪駱以軍

筆訪、整理/犁客 「我現在鏡文學寫的這個長篇,就是個科幻。但我沒有很足夠龐大的科幻閱讀庫,所以我的科幻,可能是『尼安德塔人的科幻小說』啊。」駱以軍說,「它可以還是我特有的暴力、耽美、糾纏團繞、迷宮之戀。但我並不會真的譬如劉慈欣的小說,賀景斌的小說,伊格言的小說,李奕樵的小說,這些是真的有硬科學知識的…

【楊勝博上街讀小說】通俗敘事與潛移默化:葉淳之《冥核》

為了追查造成父母與妹妹罹難的肇事車輛,江若芙以清潔人員的身份,進入北和大學自行調查真相,因而結識研究生白人傑。白人傑失蹤後,白母的姻親——萬濤集團總裁的萬喜良,密會委託若芙調查白人傑的下落。在同一場密會中,萬喜良委託獨立記者沈海人找回失竊的鈾原料。多年前,萬喜良向朋友炫耀自己私藏的鈾原料,直到最近,…

【周浩正的編輯畢旅】人生畢旅三之一:郭泰──「實戰智慧」書系的幕後推手

終於,逮到郭泰。 他遠在太平洋彼端,經由神奇的科技,瞬間出現於筆電的屏幕上。 「嗨!別來無恙?」老朋友見面,我熱情招呼。 「哈哈――,」猶如從前,他的笑聲宏亮而豪邁:「這樣會面太難得了,多聊聊吧!」 1. 純屬偶然因緣,拼出一道風景。 在我的編輯生涯裡,郭泰的幫助太大了。 是他,成全了遠流「實戰智慧…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

【五月:戰文組】張耀升:想我理組的兄弟們

文/張耀升 我的高中時期是一段模糊的時光,是抽色的,顆粒粗大的畫面,一格格雜訊滿溢且音畫不同步,看似意義層疊的實驗片但主題飄忽黯淡,沒有一句話可作為總結。 那是我在自然組的高中時光,跟我一樣面目模糊的,還有我的同學們。

本土小說獨有的文學體裁萌芽之地──平路 × 既晴 × 游善鈞

本文經【作家生活誌】同意後摘錄轉載,全文請至此閱讀 2016 年臺北國際書展活動期間,秀威資訊與聯經出版社聯合舉辦「文學跨界相對論:預言純文學與推理小說的未來式」講座,邀請《神的載體》作者游善鈞、《黑水》作者平路,以及同時身兼作家與評論雙重身分的既晴,一同討論純文學與推理小說的種種可能。 從純文學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