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有田媛 上個月讀畢《作家生存攻略》,延續身為讀者的實踐、夢想作家的練習,寫了一回書評,感謝這本書帶給我的回報與知識。幾週後翻閱續集《文壇生態導覽》,化身小學生做自然科學的作業筆記,在文池的岸邊,來回走步觀望,想像住在水池深處的生物面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回顧20世紀的八零年代,會發現那是個相當奇妙的年代。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將近一個世代,無論是戰勝國還是戰敗國,經濟復甦、娛樂事業篷勃發展,許多思考及主義的衝撞在這個時候被收納進入商業體系,而各式怪異的、浮誇的、令人瞠目結舌的誇張展演,則用一種理所當然的炫目姿態出現在各種媒體裡。 商業機制容納各種多元創作,但仔細看看,會發現有些創作形式,在那個應該發勁亂長的時代,其實是悄悄萎縮的。 完整文章
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說到日本本格推理小說,不少讀者想必會立即聯想出熟悉的場景:神秘的世家一族與古老大宅、充滿難以捉摸魅力的名偵探,以及機關巧妙算盡的詭奇殺人事件。你或許也會馬上想起創造出日本三大名偵探之一金田一耕助的本格推理宗師橫溝正史,但對日本人來說,還有一位全才的文學大師同樣耀眼──那就是栗本薰與她筆下的名偵探伊集院大介。 完整文章
終於,逮到郭泰。 他遠在太平洋彼端,經由神奇的科技,瞬間出現於筆電的屏幕上。 「嗨!別來無恙?」老朋友見面,我熱情招呼。 「哈哈――,」猶如從前,他的笑聲宏亮而豪邁:「這樣會面太難得了,多聊聊吧!」 1. 純屬偶然因緣,拼出一道風景。 在我的編輯生涯裡,郭泰的幫助太大了。 是他,成全了遠流「實戰智慧叢書」的誕生。 這話得繞個大圈子來說,才能周延。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迴避happy ending嗎?為何很難讀到快樂的小說呢?完整文章
本文經【作家生活誌】同意後摘錄轉載,全文請至此閱讀 2016 年臺北國際書展活動期間,秀威資訊與聯經出版社聯合舉辦「文學跨界相對論:預言純文學與推理小說的未來式」講座,邀請《神的載體》作者游善鈞、《黑水》作者平路,以及同時身兼作家與評論雙重身分的既晴,一同討論純文學與推理小說的種種可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