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農場:母豬用藥過度,但牠們的小豬在需要用藥時卻沒有用藥

文/索妮亞.法樂琪 「我們可以去參觀農場嗎?」我懇求尼克說道。尼克看著他的父親,眼神像是在詢問著:「我們可以信任她嗎?」 布瑞克正在咒罵他的印表機,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 尼克用手機打了一通電話。「嗨,查理,你好嗎?……沒錯,我們有一個朋友來,她對食品生產很有興趣……。為什麼?我也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問…

現代版《一九八四》:大家所吃的每一餐飯,吞下的都是大大小小的謊言

文/索妮亞.法樂琪 這一路上,我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從契養戶到執行長,從農場主人到屠宰工人,從獸醫到政府官員。依照我的新農場矩陣,我調查過每一種類型的農場:大型-工業化、小型-工業化、大型-放牧式和小型-放牧式。我看過形形色色的農場動物:乳牛、肉牛、小牛、綿羊、山羊、豬、蛋雞、肉雞與火雞。 如果要我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