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格麗特.赫弗南 在工作中,我們評量一切,但就是沒估量到真正重要的面向。收入、支出、生產力、參與度以及員工流動率,這些數字營造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假象,令我們安心。不過當我們面對超凡成就或重大失敗時,上自執行長,下至工友,人人都把功過歸諸於文化。文化無法評量,有時甚至令人費解,但文化是造成組織生活大不同的祕方,只是沒人知道這款祕方的製作方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