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夫.卓特 我兒子很小的時候問過死亡的事。那天豔陽高照,我正在開車。死亡的概念突然沉沉壓住他。我聽見他從後座悄聲說:「把拔,我不想死。」他當然不想。沒有人想。我們只是漸漸習慣這概念。不再多想。 若大人都難以接受死亡的概念,小孩又會怎麼想?你剛發現生命是何其美好豐饒。接著發現生命將遭奪走。你會失去一切。只剩永恆的黑暗。除非你對宗教深信不疑,擁有許多天堂的故事。認為死後勝過今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