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未離開大宅,此刻獨自身處洛陽城中,心中忽然動念:「這個城市是活的!」

文/鄭丰 沈綾獨自站在洛陽街頭,勉強壓抑心中的焦慮恐懼,抬頭環望洛陽城中的車水馬龍,熙來攘往,放眼盡是富裕繁華,擁擠忙碌,只看得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他看得久了,一時忘卻了自身的孤苦悲傷,好奇地張望起街上的馬車行人,觀望人們的衣飾穿著,聆聽人們的笑語交談,心頭感到一陣奇異的悸動。長到八歲,他從未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