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查莉・珍・安德斯;譯者/謝靜雯 他討厭別人叫他賴瑞,簡直受不了。所以呢,大家當然都叫他賴瑞,連爸媽有時也這麼叫他。「我叫羅侖斯,」他會堅持,望著地板,「沒人字邊的倫。」羅侖斯清楚自己是誰,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但這個世界拒絕承認。 完整文章
台灣團隊製作的線上遊戲《返校》,聽枕邊人工程師說是個充滿了探險、驚悚的解謎,而且他還說:「妳一定要玩,雖然我知道妳怕鬼,連日本貞子這麼不可怕的片妳都不敢看,但我可以陪著妳玩,別怕!」 天啊!這樣的邀請算是「浪漫」的在家約會行程嗎? 但看到網路上討論不斷,就連我心中的網紅朱宥勳老師都寫文章討論了,我只好抱著抓破頭皮、晚上做惡夢的心理準備,開始進入遊戲當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