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偉傑 該怎麼形容眼前的長者?他一派從容,像自家長輩,目光炯炯地盯著我,坐下來便開口說:「先不要進入正題,閒聊一下。」彷彿他看穿了我的緊張。 相隔四十年,藤原新也第二度造訪台灣,他覺得時間彷若在基隆凍結,倒是當年聽著落雨聲令人感到安適的淡水,如今已是觀光聖地。 完整文章
文/洪佳如 作者藤原新也描寫城市時,有著一顆相當躍動的心,當他細細描述屋頂上的種子,雨水洗去糞便,讀者心中不會有潔與不潔的價值觀,反而沉浸在種子現身在城市生活中的喜悅,心想,原來是這樣啊!原來屋頂的隙縫,也許卡了一座森林的秘密,從此,目光跟著鳥兒飛翔,整座城市瞬間拔起,從這樣的高度算起,才是完整的城市風景。 完整文章
文/藤原新也 在收錄於本書的十四個故事之中,有十三篇是選自我為擺在地下鐵的免費報刊《Metro Minute》六年來所執筆的七十一篇連載,再經過大幅修改而成。 都市裡的人彷彿被自己的生活追趕著,腳步匆匆地在地下街穿梭,沒有多想便隨手取走那些免費的刊物。然後,趁著在電車上搖搖晃晃的短暫十五分鐘或三十分鐘,瀏覽幾張照片或幾篇文章,等到抵達公司,有時隨手就把刊物給扔進了垃圾桶。 完整文章
文/Yvette 說起來買這本書純屬意外。你看看這書名,想都不用想,波斯菊花海中還能有什麼?!當然是屍體啊!《HQ 事件的真相》不就這樣嗎?本來想種繡球花的,挖一挖就冒出失蹤多年的少女骨骸了。如果不是屍體,那就是潛伏於人心中的魔鬼之類的,看看坂口安吾的名作《盛開的櫻花林下》,為了取悅新歡而殺了舊愛,多驚悚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