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同一個故事,透過不同表現形式,會有不同講述方法,帶給閱聽者的感受也會出現差異。倘若看過同一個故事的小說與影視作品,最該注意的其實不是「是否符合原著」,而是創作者如何利用不同表現形式的優點講述故事。 所以,如果對一個從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的推理故事有興趣,那麼無論先看原著還是先看改編,該在意的都不是爆不爆雷,而是這些使用不同表現形式的創作者們這樣殺,還是那樣殺? 完整文章
虛構作品有天馬行空的想像自由,非虛構作品有毫不摻水的真實重量,奇妙的是,真實世界裡事件總有超乎尋常的發展,要嘛比想像的更荒謬誇張,要嘛比想像的更沉重離奇。 發生在現實當中的真實事件,整理撰寫成非虛構作品之後,不但精采程度不下於虛構故事,更是小說、漫畫、戲劇、影視等等改編的重要來源及參考。 而更要緊的是,這些作品可以讓我們想想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想想我們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如果受邀講「將真實案件寫進小說」之類的題目,有時俺會提到李師科。 1980年1月,李師科用土製手槍殺了一名台北保安大隊的警員,搶走對方的配槍;兩年後的1982年4月,李師科拿著這把警槍,戴著假髮、鴨舌帽和口罩闖進銀行,搶走新台幣五百多萬──這是台灣治安史上第一樁「持槍搶劫銀行」的案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