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江戶川亂步;譯/陳冠貴 ※本文涉及數本推理作品劇情 偵探小說本來的目的,就在於運用邏輯解開複雜謎題的樂趣,作者幾乎不會從正面描寫罪犯的心理。「犯人的意外性」簡直等同一個滿足條件,因此犯人直到小說最後都不會露出真面目。也就是,作者沒有進一步細描寫犯人的心理或性格,一旦犯人暴露了,偵探小說就結束了,這是偵探小說一般的形式。換句話說,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你一定偶爾也有感到罪惡的時候──比方說,你覺得自己該好好讀幾部真正的經典文學名著,但卻總是望之卻步。 沒讀過《罪與罰》(Crime and Punishment),沒讀過《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你覺得自己的文學底子總是有點湯湯水水。可是老天,看看那厚度,讀一本經典本身就是罪與罰吧? 完整文章
撰文/林世傑 攝影/簡子鑫 換了幾份工作,我陰錯陽差地當起監所管理員,也就是大家俗稱的「獄卒」。在工作十年後,有一天偶然畫下槍擊要犯在我面前慢跑的畫面,從此再也停不下來,我喜歡畫「人」,尤其是有故事的人,監獄裡有太多難忘的人物與難解的故事,都是我創作的題材,監所管理與繪畫,變成我創作的源頭與情緒的出口。 完整文章
隨機行兇甚或是殺童好似成了這幾年的新聞關鍵字,每每當巨大難以承受的惡耗過後,伴隨而來集體無意識之憤怒、脆弱或恐慌,幾經驗算,總歸結到死刑存廢的爭論上。若說生死大權大限得自於天,由至上命令所主宰,那麼討論廢死之課題,恐怕也非人類的道德律得以負載。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過去某個年代,好萊塢女星是與「花瓶」劃上等號的,最有名的例子,應該就是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成了「金髮傻妞」(dumb blonde)這個字眼的濫觴。但其實夢露也愛讀書,細察她的書單,還會發現她幾乎讀遍了歐美各大經典文學名著。這就是螢幕形象造成的錯覺!事實上,現在許多螢幕上活躍的女演員都愛閱讀,兼具演技與知性,和「花瓶」這兩個字怎麼都勾不上邊! 在 完整文章
你的第一本經典,也許是眾多小篇故事集結的《格林童話》、大人強塞進你手中要你背誦的《論語》、《唐詩三百首》,又或者是兒童版的《西遊記》、《三國演義》,它們伴你度過了一段童年歲月,並且勾引出你對世界的想像力與理解。 只是長大後,隨著生命層次的提升,個人成長環境、遭遇處境的不同,你有時會忍不住質疑起生命的意義,心中的迷惘與困惑又有誰能解答。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到一座城市去旅遊,不必然要血拼和吃美食,找條當地的文學散步路線,用腳去閱讀這座城市的文學,用心去貼近文化的靈魂,也是另一種文化的體驗。《國家地理雜誌》整理了全球十大文學城市,介紹文學散步景點: 1. 蘇格蘭──愛丁堡 文學氛圍濃郁的愛丁堡,有超過 500 本小說從這裡誕生,這座城市創作能量充沛,從十八世紀浪漫主義先驅的詩人伯恩斯(Robert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你宣稱看完的書,真的都有看完嗎? 在心愛的女生面前,在眾人聊天場合,你曾對沒看過的書裝懂,對沒聽過的作家裝熟,然後,私下快問 Google 大神,猛查維基百科,就為了假掰自己是文青嗎?是哪些書會讓你這麼做? 網路雜誌《The Federalist》專欄作家多明尼克(Ben Domenech)列出 10 本偽文青的假掰書單。這 10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站上伸展台走秀前的漫長等待時光,時尚模特兒都在做什麼?有人滑手機,有人吃東西,有人忙自拍,有人打電動,但也有不少人捧起一本書,不管頭頂有髮型師在做造型、身旁有化妝師在上妝,她們聚精會神地閱讀,任思想騁馳書中,打破等待的枯燥無聊,成為後台最吸睛的美麗風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