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1963年,在美國麻薩諸塞州的劍橋,年輕的心理學家羅勃.羅森塔爾(Bob Rosenthal)決定在他位於哈佛大學的實驗室嘗試一個小實驗。他在兩個鼠籠旁放了不同的標誌,來標示其中一籠老鼠為特別受訓過的聰明樣本,而另一群則是蠢笨的。 完整文章
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1513年冬天,一名窮困潦倒的城市書記員在某間酒吧裡待了又一個漫長的夜晚後,開始寫起一本他稱作《君主論》(《君王論》)的小手冊。這本被馬基維利描述為「我的小小怪念頭」的書,會成為西方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一部作品。《君主論》(《君王論》)最後將會出現在查理五世(Charles V)、路易十四(Louis 完整文章
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時間是1964年3月13日,凌晨三點十五分。凱薩琳.蘇珊.吉諾維斯(Catherine Susan Genovese)開著她那台紅色飛雅特(Fiat)行經一面黑暗中恰好能看見的「禁止停車」告示牌,然後停靠在奧斯汀街(Austin Street)地鐵站外。 完整文章
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接下來幾個月,有數百人造訪了史丹利.米爾格蘭(Stanley Milgram)在耶魯大學的實驗室。他們成對抵達,然後依抽籤指派其中一人擔任「指導者」的角色,另一個擔任「學習者」的角色。指導者安排坐在一台巨大的裝置前面,有人跟他們說那是電擊機(shock 完整文章
文/羅格.布雷格曼;譯/唐澄暐 本書要談一個激進的想法。 一個長久以來人人都知道會讓統治者緊張的想法。一個被宗教和意識形態所否定、被新聞媒體所忽視,並從世界史紀錄中抹除的想法。 同時,每一種科學分支都認為這想法有其正當性。這個想法被演化所證實、被日常生活所確認。這種想法實在太根深蒂固於人性,反而不受人注意而遭忽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