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認為,人跟人之間除了利益沒有其它。你跟別人交際,不管深淺,只是因為你們可以給彼此想要的東西。姑且把這種人叫做「利益論者」好了。利益論者的說法可能讓你不舒服:如果我跟我的朋友、伴侶、家人之間都只是利益,也太可怕了吧。況且,如果兩個人之間只有利益交換,那當其中一方無法繼續提供利益,關係似乎就會合理終止,但我們理解的許多重要關係,應該沒這麼現實才對(是嗎?) 完整文章
文/陳克華 「詩想」一路寫了幾年,我想談的,表面上也許是詩,但其實是人。人的品質。 寫詩的人,應否具備某種程度上的「詩的美德」──既然詩人在許多時候並不抗拒享有社會名聲、地位,甚至金錢,和來自大眾的榮寵? 但何謂詩?何謂詩人?又何來詩的「美德」? 梁實秋引西哲的話說歷史裡的詩人看似神聖,但住在隔壁的詩人往往只是個笑話。這個「笑」裡,除了可能的有趣、怪誕,可還藏有幾分輕蔑和不屑? 完整文章
文/野島剛 我曾以《朝日新聞》記者的身分在福岡縣久留米工作過一段時間,其間也經常出入隔壁的熊本縣。說起熊本,就會想到溫泉和生馬肉片。臺灣讀者一聽說生馬肉片,可能會皺起眉頭,但包括我在內的很多日本人都很喜歡,尤其搭配熊本當地釀造的燒酒,這樣的組合堪稱絕妙。熊本境內的阿蘇地區有很多著名的溫泉,在那裡泡個湯,品嘗生馬肉片,再喝上一杯燒酒,可謂幸福至極。 完整文章
文/北野武 道德這字眼真的很膚淺,要說有多膚淺,就像洗手間貼的標語:「保持洗手間清潔」般膚淺。 當然保持洗手間清潔是基本公德心,我看到洗手間很髒,一定會忍不住動手清掃。即便在外頭用餐,要是走進餐廳的洗手間發現前一個人的衛生習慣不太好,我一定會打掃,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所以我已經幫無數人清掃髒污的洗手間。 完整文章
聯經出版編輯部∕Readmoo電子書∕群星文化聯合訪問整理 關於《黑水》與那件命案有著關連。 我簡單說一下心境好了。自從那聳動案件發生,至今三年來,媒體提到被告,用的常是「蛇蠍女」。以「蛇蠍女」概括地標籤一個人,坦白說,我很不能夠接受。 完整文章
文/怪熊 佔中第十一天,第七天梁振英下「最後通牒」後,各界「賢達」紛紛呼籲退場,不撐退的也不撐進,他們說「香港人正在創造歷史」,「贏得了光榮」。第九天,發起組織之一的學聯稱已與港府就對話前提,達成共識,將展開多輪對話,政府也將貫徹對話結論。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