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群星編輯室 「我不是反對她,我反對的是妳把自己變成了傻瓜!」 ──湯瑪斯,出自〈家的慰藉〉 美國天才女作家歐康納擅長用誇張的寫法和悲劇性的結局,她曾經解釋說:「對於耳背的人,你得大聲喊叫他才能聽見;對於接近失明的人,你得把人物畫得大而驚人他才能看清。」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我寫這封信不是為了在你心裡埋下苦種,而是要拔除我心中的怨尤。為了我自己,我也必須寬恕你。人不能永遠把毒蛇養在胸前,也不能夜夜起身去培植園裡的荊棘。」 ──奧斯卡‧王爾德,《獄中記》 王爾德,為愛痴狂的天才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美國南方代表性作家富蘭納瑞.歐康納,她的一生只有短短三十九年。 這三十九年過得不平靜,歐康納原本立志當政治漫畫家,後轉為文學創作,卻因為確認身患紅斑性狼瘡,不得不回到家鄉喬治亞州居住休養。她終身未嫁,虔誠信仰天主教。一直到去世前都汲汲於創作,早逝與疾病為她的作品增添了悲劇色彩,她筆下的人物大多罕能從災難中脫身。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他又接著說:「如今咸鏡監營失去武器及穀食,又在不知道我們行跡的情況下,這段期間有可能會傷及曖昧之人。我所犯下的罪行若嫁禍到無辜百姓身上,雖然不為人知,但難免遭受天罰。」於是立刻在監營北門上貼上字條。 「盜取倉庫穀食及武器之人,活貧黨黨首洪吉童是也。」 ──《洪吉童傳》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當天晴好日出遊,面對大自然的美景不由得心生讚歎,回來總會與親朋好友分享哪裡哪裡好美好漂亮之類的話,想要再請對方「多說一點」卻再也蹦不出其他的形容了。彷彿他人僅從好美好漂亮這幾個字裡,就能體會你所感受的震憾。但怎麼可能?好歹該有一點「引人遐想」的文字吧。 詞窮的毛病怎麼治呢?讀這本書吧。完整文章
一八九五年,是王爾德創作生涯邁向巔峰,同時遭逢巨變、跌落深淵的命運之年。 《不可兒戲》、《理想丈夫》等代表作才剛於劇院完成首演,王爾德卻因與同性情人波西的戀情鋃鐺入獄,且波西此後未至監獄探訪他。 入獄近兩年時,他寫下這封史上最長的情書之一, 既是對無情人波西的指控,也是對摯愛波西最深情的傾訴。 而從極黑極黑的深淵中,王爾德充盈著悲傷與美的靈魂, 正對著百年後的我們閃耀著光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