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要爆一個不太勁爆的料。剛上初中時,就一位不世出的天才來說,不修邊幅頭髮凌亂是很合理的,所以我都帶著剛起床的頭髮上學,於是就有同學管我叫「雞頭」。這個外號跟了我整個中學六年,我以為上了大學後能徹底天雞不可泄漏、擺脫這個外號時,沒想到是白費心雞,博士班畢業沒多久,大家不是叫我「雞哥」就是「雞博」了⋯⋯ 完整文章
文/馬尼尼為 也許因為我來自填鴨知識的一代,曾被餵食許多不甚明白或壓根沒思考的知識,所以面對科普繪本,總覺得要特別珍惜,但是,看到的往往是文字量多、好似仍要一股腦將知識填給孩子、只是加了圖畫的變相課本。當然,文字多少本來就不足以作為評量標準,關鍵的是繪本要如何觸碰、挑起主動學習科學的欲望? 《一生,動物生命中的驚人數字》(Lifetime, the amazing numbers i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