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 我的父母親在紐約相識結婚,生下了我,他們本該定居下來,誰知他們又回到了愛爾蘭。那時我四歲,弟弟馬拉基三歲,雙胞胎弟弟奧利佛和尤金不滿一歲,我的妹妹瑪格麗特已經死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