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冬將軍來的夏天》】幸福不是小說的結局,而是小說的靈魂—甘耀明x李奕樵

文/李奕樵 老者的存在,不是單純的他者這麼簡單的。皺紋。體味。喪失的彈性。暗示具備優秀生殖條件的肉體訊息,對這個時代人類的魅力有多強烈,面對失去一切魅力的肉身,沮喪就有多強烈。 ◎李奕樵(以下簡稱李) 隱身小說家? 李:很榮幸,能有機會與耀明進行訪談,當然也很開心。從《神秘列車》以來,耀明一直給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