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上週話題。1981年那幾件意外事件,令人哀痛,也令人憤怒,因為它們不是天災,而是人禍,遠航空難如此,外雙溪水難亦然。 外雙溪事件給我的震撼,不僅在於一場災難,更因為出事地點離我大學所在不遠,是課餘郊遊之地,那麼熟悉,那麼親近。想到數百名學生,為氾濫大水沖擊,傷的傷,死的死,就引人唏噓,不,令人生氣。事故發生,全係人為。 完整文章
吳敏顯新出版的散文集《山海都到面前來》,有篇寓言故事,說一位老神仙,本來是玉皇大帝的秘書,因為看不慣玉皇大帝身邊政客嘴臉,於是裝病,騙說他想遷居到凡間的蓬萊仙島養病,玉皇大帝提醒他,這座仙島已因開發而破壞殆盡,僅剩後山一方淨土,老神仙因此來到這個地方,也就是宜蘭終老。不料住著住著,近幾年都市不斷開發,環境惡化,好山好水不再,老神仙失望之餘,只好搬回天界。 完整文章
文/郭強生 曾獲美國普立茲獎的舞台劇《晚安,母親》(’night, Mother)中有一段台詞,中年的女兒對母親說起看自己兒時的相片:「那個粉圓圓、胖嘟嘟、無憂無慮的嬰兒是另一個人,早就不是我了,現在的我和那個嬰兒已經沒有關係了。」第一次聽到這段台詞時,我不由自主心頭一震。 完整文章
文/張系國 或許因為報社經常徵文,或許因為老人日漸增多,最近讀到許多篇談老去和老人的文章。恕我直言,這類文章千篇一律,真讓人懷疑是否人老了他的創造力就會同樣衰退。尤有甚者,有的文章還提出老人守則,不外乎教老人如何溫良恭儉讓,不要火氣大,不要得罪人等等,反正要老老實實就對了。不禁想,如果人老了還這也不敢得罪、那也不敢造次,這樣戒慎恐懼活著一直到死方休,未免太辛苦了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