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最近葉委員提出高見,應當廢除注音符號改用羅馬拼音,與國際接軌。我們大多知道「注音符號」系統來自於民初的教育改革,不過是近百年的事。更早的古典時期士人標音擬音,大抵用的是從《切韻》到《廣韻》的「反切」系統。即是取兩個字,上字用其聲母,下字用其韻母,切出一個字的擬音來。比方說《廣韻》書中的第一個韻部「東」,就是「德紅切」,換成我們現在就是「ㄉ」加上「ㄨㄥ」。 完整文章
上次介紹了古典時期第一個專業辭賦家宋玉,還有他的那篇看似搞笑惡戲,實則諄諄諷諫的〈登徒子好色賦〉,到底宋玉和登徒子誰比較好色,這可能得去問八卦版,然較之此篇,宋玉另外兩篇連作〈高唐賦〉與〈神女賦〉,才真正為其代表作,我們爾後的許多成語,包括言小最喜歡講的「巫山雲雨」典故,即是由這兩篇賦申衍而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