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我覺得她就像我媽,儘管過了五十年還是覺得自己很卑微。」四絃過往書寫 BL、婚姻、愛情等題材,這回撰寫《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她將目光擺在母女、婆媳等女性與其周圍角色,在社會框架與彼此拉扯間的血淚斑斑。書中四位女性,各自身處不同深淵,彼此卻如代代相傳般環環相扣,彷彿困在同一片荊棘之地,稍加拉扯便落下滿地血痕。 完整文章
整理.撰文/黃亞琪 有一次美國知名作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受邀到一所大學演講。回家後,老婆就問他:「講得如何啊?」 馬克吐溫頓了頓,一臉正經的問:「妳問的是哪一個版本?」 老婆被這個反應搞得滿頭霧水:「還能有什麼版本?」 馬克吐溫這才緩緩地說:「有我腦中的版本、我嘴巴說出去的版本、和台下聽眾真正接受到的版本。」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