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冠良 他好像被釘在原地般無法動彈。不計其數的人被吸入驗票口,又有不計其數的人從驗票口湧出來。野島覺得那些人才有資格在連假結束後,仍然可以若無其事地回到日常生活,自己無法踏入這股人潮,因為他已經不知道自己的日常在哪裡。——〈皇家賓館,老師~〉 完整文章
文/李欣倫 十年前的印度之旅在我身體裡留下兩個印記:冥想與素食。我寫的不多,想的倒是不少,漸漸感覺這個世界的所有景觀和物事,全是砥礪思維的磨石,我是讀者,以渺小的血肉之軀,於亙古天地間觀想恆河沙數眾生,默讀遠古智慧:無常與恆常,生與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