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抬頭看我,眼中充滿淚水,她說,「你一定得死。」

文/阿爾貝托.安傑拉 我在十二歲以前只是個普通的小男孩——可能比其他人害羞一些,也不喜歡跟人打鬧,不過還算得上快樂又健康。 在一九八八年的一月某日,我放學回家,抱怨喉嚨痛,從此再也沒有回學校上課。那天之後的幾個禮拜、幾個月,我停止進食,每天狂睡,抱怨走路時有多痛苦。被我放棄的肉體越來越虛弱,思維也是…

「心靈」是大腦為了對抗基因而產生的武器!?──專訪《大腦簡史》作者謝伯讓

文/陳心怡 如果有一個不會壞、不會生病、不喜歡的地方可以重新打造、各方面都比你現在的肉體強過太多的機械身體,你是否願意把心靈與大腦裡的所有意識上傳到這個機械身體上、換得肉體的永生? 投入大腦研究多年的謝伯讓常常在演講結尾時,大膽地向觀眾提問這個意願,同樣地,他也在《大腦簡史》最終章提出這個想像,留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