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1995年,艾爾邦在電視上看見一段訪問,受訪者是自己大學時很熟的社會學教授,談著自己患病後的生死感想;教授患了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目前尚無根治方法,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肌肉逐漸失去作用,患者最後大多死於呼吸衰竭。 完整文章